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多宝 > 正文

地球重生变成最强弃少还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?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8-11 18:01

  只见电视节目里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正在对另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进行采访。

  “马首富,我们都知道,您这一生,成就无数,那么有观众就问到了,如此辉煌的背后,您此生最后悔的事情,是什么呢?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?”

  “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一手创立了巴巴集团,巴巴集团能发展到今天,实在占用了我个人太多的精力和时间,如果有来生,我希望能做一个普通人。”

  “哈,马首富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,那么,又有观众问了,请问您对金钱是怎么看待的呢?”

  “老实说,我这辈子,最快乐的时光,就是我当老师的时候,那个时候,我一个月的工资是八十块五毛。”

  直到,确认了眼前的一切,并非是幻象,而是真实的之后,他才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得出结论。

 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,当年这位‘马首富’拜师在自己门下时,粗着脖子吼出的话可是。

  没错,电视机里的这位‘马首富’,正是林北辰当年还没有飞升之时,所收的三大弟子其中的一位。

  因为,‘马首富’的理想是要成为华夏首富,所以林北辰便因材施教,传授了他经商之道。

  却没想到,这才过去短短十年,他竟然就已经完成了理想,真的成为了华夏首富。

  他教给‘马首富’的经商之道,也全都是来自于超时空系统,对方能取得今日的成功,他可谓是早已预料到。

  林北辰有些纳闷道,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,他拿起遥控器,嘀的一声就换了个台。

  “观众朋友们下午好,这里是CTV中医频道,很荣幸的告诉大家,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,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,李不换李医神……”

  前一秒,他才刚刚看到了自己前世的三弟子‘马首富’,没想到一换台,下一秒,就见到了自己的二弟子‘李不换’。

  不过一想到,自己教给李不换的医术,全都是来自于超时空系统,起码领先地球十年以上。

  透过镜头,可以清楚的看到,所有观众看向李不换的眼神,都有着由衷的钦佩与敬仰。

  相反,以前世林北辰教给他的医术,一些在普通人看来,十分棘手的病症,李不换确实是能轻而易举的治愈。

  “本台插播一条最新收到的消息,日国刀圣北海一刀日前率众挑战华夏武道界,在连续击败华夏四大宗师,并扬言华夏无人之后,终于激怒了华夏武神叶天罡。”

  “据悉,就在十分钟前,武神叶天罡与北海一刀进行了一场战斗,而战斗结果,额……武神只用了一只手,就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对方……”

  肉身毁灭,数十年苦修付诸东流,连勉强活下来的灵魂,黄金神算224558!也只能是附身在他人身上。

  “我妈她们已经来了,按照约定,你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我演戏,现在马上跟我去见她们。”

  协议的内容很简单,婚后的林北辰,必须无条件的配合墨轻舞,演戏给她的家人看。

  还有,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林北辰不能行使任何身为丈夫的权益,不能同房睡觉,也不能干扰墨轻舞的私生活。

  医生说父亲的病,是因干多了体力活,长时间的透支身体所导致,属于身体机能全面衰竭,已经到了非药石可医的阶段。

  林北辰才刚刚从大学毕业,工作不到半年,银行卡里的积蓄,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,谈何给父亲治病?

  所以,面对墨轻舞手中的协议,林北辰几乎是没有做太多的考虑,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他需要那两万块钱。

  尽管前世的他,在医道上的造诣堪称惊人,可面对身体机能全面衰退,也就是修真界俗称的天人五衰,他也完全是束手无策。

  “墨轻舞,我最近手头有点紧,你看……能不能先把这个月的工资透支一下……”

  但听到他这话的墨轻舞,却是心中冷笑,几乎下意识的就认定,林北辰是在要挟他。

  她才刚刚开口说,她妈等人来了,让林北辰配合演戏,这个男人便伸手向她要钱,这不是要挟又是什么?

  “林北辰啊林北辰,连事都还没办,就敢找我要钱,不得不说,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。”

  但一想到,父亲的医药费还没着落,他也只能是站起身来拍拍屁股,默默地跟在墨轻舞的身后,向着别墅一楼的大堂走去。

  其中,那名年纪大的女人,看上去约莫四十岁左右,浑身上下打扮的珠光宝气,一副贵妇做派。

  他又看向旁边的年轻女孩,二十出头的年龄,可穿着打扮却是十分的成熟、大胆,脸上更是画着浓浓的妆容。

  “表姐,你确定你这老公,不是在路边随随便便找的路人甲吗?这形象也太差了!”

  “看看他这一身的廉价地摊货,在看看他脚上那双脏兮兮的球鞋,我的天,你这到底是从哪找来的极品啊!”

  实际上早在一星期前,也就是签署结婚协议时,墨轻舞便已经是给了他一万块钱,让他去买几身好点的衣服。

  但当时因为医院那边,正在催缴父亲那一个星期的费用,林北辰无奈之下,只好把墨轻舞给的一万块钱,交给了医院。

  “你跟我姐结婚,经过苏家同意了吗?还有墨家,你去问问他们认你这个女婿不?”

  “你要是对他有什么不满,或者看不上眼,我希望你尽量能憋在心里,我可不想因此闹出什么不愉快来。”

  “好,我就当他不是外人,可瑶瑶稍微说他两句怎么了?他就这么金贵,说都说不得?”

  “还有,你看他这样,见面都多久了,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,你觉得像话吗?他哪里有半点礼貌?”

  “轻舞,不是妈说你,你要结婚妈不反对,可最起码你也得找一个懂礼貌的人吧?像他这样见了长辈,连问候都没有的,带出去只会得罪人……”

  “你的事情就不能往后稍稍吗?今天你跟我妈是第一次见面,有什么事,是比这还要重要的?”

  林北辰摇摇头,不容置疑道。“我这事不能拖延,否则会抱憾终身,希望你能够理解。”

  “你一个穷小子,能有什么急事?再说瞭,我能屈尊来见你,那就已经是天大的事……”

  “轻舞,你看看你找的这丈夫,他還有半點长幼尊卑吗?他懂得半點人情世故吗?”

  不是他不在意诋毁,实在是對于这所谓的人情冷暖,兩世为人的他,早已是司空见惯。

  那时的林北辰,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孑然一身,流浪到哪里,哪里就是他的家。

  如果不是后来,机缘巧合之下,得到瞭超时空係统,只怕林北辰往后余生,都将會過的极其惨淡。

  事实上,自父亲病倒的这段时间以来,他把能想到的亲戚朋友,差不多都找瞭个遍。

  在他们看来,林北辰家里本就穷的叮当响,再加上他父亲生病住瞭院,往后的花销只怕是个无底洞。

  要知道他的大弟子、二弟子,如今可是被无数人尊称为武神、医神,十年下来,他们肯定变得非常有钱。

  且不说他这一世,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改头换瞭面,即便是站在他那三名弟子面前,他们也肯定認不出。

  而就算他们能認出,以林北辰现在的身份地位,也根本无法与马云云等人取得聯係。

  他心中有个想法,如果真筹不到钱的话,那就只能炼點丹药去卖,又或者干脆摆个摊子给人治病得瞭。

  需知前世的林北辰,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,他没有亲人,没有家,没有依靠,甚至連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。

  前世今生,此刻躺在病床上,这个饱受折磨的男人,几乎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。

  林北辰連忙转头,對她做瞭个嘘的手势,接着又示意她自己父亲在睡觉,有什么话跟自己到外面谈。

  那护士原本還在喋喋不休,可乍一接触到林北辰的眼睛,猛然就被吓瞭一跳,瞬息,一颗心都提到瞭嗓子眼。

  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你要知道,这里可是医院,你敢乱来,绝對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  林父示意林北辰扶他坐起来,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,却也仿佛消耗瞭林父不少的精力。

  林北辰知道,这是因为父亲的身体机能全面衰竭所导致,他虽然才五十歲出头,可身体状况,已经跟那到瞭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无二。

  “小辰,刘护士说的没错,像我这样的情况,跟等死也没有什么区别瞭,倒不如早點出院。”

  “二来,我也希望余下的时间,能在老房子里度過。毕竟,那里曾是我跟你妈,相濡以沫的地方。”

  對于现在的父亲来说,不管余下的生命,是還有半年,又或是只有一个月,他都已经不在意瞭。

  “我们医院的床位可是很紧张的,这后面還有大把的人排着队,等着住进来呢。”

  可若是让她知道,李不换也不過是他当年随意收下的弟子,連他医術的十之一二都没学到,又不知會作何感想?

  “行,你蛮横是吧?你尽管横。我倒要看看,等明天你還是没钱缴费,你爸被趕出医院的时候,你還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横,咱们走着瞧!”

  林北辰没把她的话当回事,以他的医術若是摆摊治病,父亲那點医药费,轻而易举就能弄到手。

  接下来,林北辰又陪着父亲说瞭半个小时的话,期间,出去帮父亲打熱水的护工阿姨,也回到瞭病房。

  这护工阿姨,是林北辰花费兩百块钱一天请的,在东都市不算太贵,可對于以前的林北辰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

  不是为瞭医药费的事,而是因为,短暂的一番交谈,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,父亲的心态,已经出现问题瞭。

  在他们身后,還有一名贵妇打扮的中年妇女,满脸焦急,口中不断地发出喊叫,也在跟着跑动。

  且不说他脸色惨白,眼皮乱翻,口吐白沫,就说他那浑身上下不断抽搐的模样,简直就跟中瞭邪一般。

  直到近距离接触,他才看清楚除瞭上述种种癥状,那年轻人身上的青筋都暴露瞭出来,看上去极度的骇人。

  中年医生示意兩名保镖把人放下,他上去摸瞭摸年轻人的额头,又翻瞭翻他的眼皮,然后又拿出听诊器,听瞭听年轻人的心跳,最后才面色凝重的说道。

  “令公子的情况很诡异,像是中瞭风,又像是中瞭毒,短时间内我也无法确诊,還需要去重癥监护室观察一下。”

  中年医生闻言心里咯噔瞭一下,听贵妇的口气,她好像是来自东都三大豪门之一的萧家。

  “萧……萧夫人,要不,我跟院长汇报一下,让他趕快把医院所有的专家召集起来,给萧少研讨出一个治疗方案……”

  贵妇听到这话,怒火腾地一下烧起,简直恨不得一巴掌,把中年医生给抽回娘胎去。

  “立刻、马上把我儿子送去重癥监护室,你再多一句废话,我现在就让你从医院滚蛋。”

  林北辰掃她一眼,淡淡说道。“他这不是病,醉梦仙高手心水论坛。而是因为体内的阳气太盛,无处发泄,才會这样。”

  “萧夫人,您可别被他骗瞭,我認识这穷小子,听说大学刚毕业不久,他爸一个月前住进瞭咱们医院,每次到瞭缴费的时候,都拖拖拉拉的。”

  “这兩天刚好又是缴费的日子,想必他是没钱让他爸住院瞭,想要行骗,却没想到竟然骗到瞭您的头上,真是胆大包天!”

  因为难得遇到一个九阳之体,不想對方就此陨落,他这才动瞭恻隐之心,準备帮其化解阳气。

  林北辰挑瞭挑眉,他很想告诉對方,你儿子是九阳之体,这颗星球上根本没多少人听過。

  “林北辰,你可真行,骗術都已经被揭穿瞭,還敢在这里继续行骗,看来不叫保安把你丢出去,你是真不知道什么是厉害瞭。”

  “行,不信我就算瞭。”林北辰也有些生气瞭,今天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好心当成驴肝肺。